love,where?

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老婆我喜欢

分享随便二框的单曲《【第五人格/杰佣】每次游戏都会看到小奈布在装死(Cover:馒头)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554492281/?userid=625897600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突然看了宝石之国的手书
原来
我们都想活下去!

草稿流
就是不想上课,再来一张杰佣
书的技能变了
画错的胳膊擦不掉了😂😂😂😂
少女心全部放在他俩身上了啊,喂!

草稿流😂😂😂
我的杰佣
突然想画佣兵攻咋办~(@^_^@)~

第五人格同人(瞎编的😂😂😂)杰佣,医生黑化。

今天想写一点同人故事喵
医学生时间有点少,希望大家喜欢喵
有时间的话我会试着画些漫画的
这回是杰佣吧,比较喜欢这一对

写的不好还望见谅😂😂😂

    在庄园里,求生者们聚在餐厅。
    没错!今天又有新的求生者会参加这场游戏。
    而餐厅,就是迎接新人的最重要的地方。
    “伍兹小姐,今天的新人是什么样的人?”
    “很抱歉,艾米丽小姐,我不知道呢”
    “任何人比不上克利切,新人也一样”
    “少说两句吧,你个恶心鬼。”
    餐厅的门被打开,进来的是一个佣兵,披着披风,并不想和任何人进行任何的交流。
伍兹上前,温柔的笑着:“ 你好,你就是那个'新  人'吗?”
    “啊。。。哦,是的。”
     艾米丽起身,用手指抵着佣兵的下巴
    “你是个佣兵吗?身材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好啊。不过长相倒是个帅哥。”
    佣兵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这个医生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吃进去一样。可以说,从第一眼看到她,佣兵并不认为她是一个医生。
    “艾。。。艾米丽小姐!”
    “啊,开玩笑的啦。伍兹小姐不要那么吃惊嘛。”艾米丽收回了手,向律师眨了下眼。律师上前,伸出手。
   “弗雷迪,律师”
   “啊,你好”佣兵不打算伸出手,他觉得这个律师,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   “恕我直言,您这样很不礼貌。”
   “抱歉,我不喜欢和官方人打交道。
   “你!”
   “哈哈,原来小哥这么冷淡吗。”艾米丽笑着推开两人。律师一脸不悦,走回房间。回去之前还看了艾米丽一眼。
   “内个,佣兵先生,让我带你去房间吧。哦!对了,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?”园丁认真的问道
    “。。。奈布萨贝达”
    “奈布先生,很高兴认识你。那么接下来让我带您去房间吧。”
    “等等,园丁小姐。你看,一会儿能不能。。。”
    “很抱歉克利切先生,我得带我们的新人到房间,不是么?”
    “又拒绝我,克利切是不能被拒绝的!”这个男人愤怒着敲着桌子,死死的盯着园丁伍兹。
伍兹并没有理会克利切的话,带着奈布找到了他的房间。
    “钥匙在您的邀请函里,其他的我们明天再说吧。”
    “游戏是三天后开始吗?”
    “是的,新一天的游戏是在三天后开始。”
    “嗯,多谢啦”
    “那么,明天见”
    “明天见,多谢你的帮助。”
奈布在关上门之前的那一刻。看到了,伍兹眼神中的嫉妒和恨意,虽然她是微笑着的。
    “啊,那个该死的雇主干嘛让我参加这种游戏。不过为了我要的那样东西,这也不差。”
参与者没有那么友善,看来这个游戏很难进行下去呢。不过只要我成功逃出不就可以了吗?
    “总之今天先休息吧,明天看一看庄园是什么样子的?顺便理解一下游戏的规则。”

。。。(ฅ>ω<*ฅ)某夜晚分割线(ฅ>ω<*ฅ)。。。。。

“让克利切告诉你什么最重要!”
真是的,外面怎么这么吵?佣兵看了一眼窗外,已经是夜晚,起身准备到外面一探究竟
“哈。。。哈。。。”走廊里奔跑的脚步声,离佣兵的房间越来越近。随后听到了走廊里打开柜门的声音。
“你躲不掉的!快回来我这里。”
“。。。”奈布有些迟疑的站在门外,决定先听一听还有什么动静。
“你不能拒绝克利切的爱!伍兹。。。”
伍兹,她被追么。佣兵把房间的门打开,看到了那个慈善家,克利切站在楼道里寻找着伍兹。
“克利切先生,不管你和伍兹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这样子吵下去的话,只会让我想要揍你。”
“你个新人,别对我指手画脚的。我要找到伍兹!”
“恕我直言,现在您应该回到您的房间休息!我想游戏的主人应该也不希望被吵到吧。”
“可恶,你给我等着。。。伍兹,我不会收手的。”
“。。。”
克利切回到自己的房间,重重的关上了门,佣兵到走廊的柜子前,打开看见了缩成一团的伍兹。
“他走了”
“谢。。。谢谢你,奈布。。。先生,非常。。。感谢您。”颤抖的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伍兹,让佣兵觉得自己之前看到的都是错觉。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孩而已,哪有那种眼神。
“今晚先在我房间吧”
“不了,我觉得克利切先生应该不会来了,谢谢你。”伍兹从兜里拿出了一朵花“内个,这个作为谢礼可以吗?”
  奈布接了花,白色的,很美,很好闻,可能是郁金香吧,不知道。
  伍兹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,在鞠躬感谢后关上了门。
  “ 像这样柔弱的孩子,为什么参加这个游戏?真是匪夷所思。”

。。。。。~(*+﹏+*)~次日分割线~(*+﹏+*)~。。。

    “早安,艾米丽小姐,您起的还真是早啊”
    “你不也是吗,奈布小哥”
奈布看了看四周“看来这个时间只有咱们两个起了床呢。”
    “所以,”医生起身,走到奈布跟前“你昨天就话想对我说了吧。你想问我什么呢?”
    “嗯。。。只是。。想问一些。。游戏的规则。”奈布避开艾米丽的眼神
    “henhen(大家想象那种坏坏的笑声😂),看来小哥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过来了呀。”
    “只是进行些委托而已,毕竟佣金还是很丰厚的嘛。”
    “啊。。。哈,那好吧,我具体给你讲一些规则。”
(巴拉巴拉巴拉都是游戏规则不写了😜)
    “嗯,大致明白了,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逃脱监管者的追捕。对吗?”
    “就是这样呢,不同的方式也有不同表现加分呢。”
    “麻烦你给我讲了这么多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    “没关系的噢,你帮伍兹那孩子,我也得给你一些回报不是吗?”
    “看来您昨晚也没有睡好呢。”
    “毕竟我很担心伍兹呢。那么就这样,我做些明天的 准备,先走了。”
    “嗯,多谢。”
    “对了,昨天伍兹送了你花吗?你的房间旁边有一些花香呢。”
“嗯,不过我不知道是什么花,很好看呢。”
“就像你一样。”
“很抱歉,我可不敢自居”
   艾米丽起身离开。奈布感觉的到,这个女人一直在吸引他,但是他不想掺和进去,太过麻烦了。
   奈布准备吃早饭。这时餐厅的门开了,进来了一个昨天没有见过的人。黑色的头发还有红色的眼睛,奈布看的入迷。
  “你是?”
  “昨天刚来的”奈布没有打算掩饰他的眼神,他觉得这个人很特别,个子高高的,左手有受伤的痕迹,但是又很奇怪的样子。
  “哈,这样啊,欢迎。”
  “你的名字是?”
  “杰克”那人笑了笑,很绅士,奈布并不觉得这只是礼貌的笑容,很亲近,这很让他舒心。
  “奈布”奈布没有报上全名,他觉得这样叫他也无所谓。
  “小奈布吗,哈哈,欢迎。”杰克走了过来,绅士的伸出一只手“要领你在庄园周围看看吗?”
  “嗯,也好 毕竟我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悉。”一个“小”字,让奈布有些别扭,但是,怎么说,眼前这个男人并不让他觉得讨厌。
  奈布起身,没有握手,他认为这没必要,即使这个人外表让人非常舒心,可谁知道他是不是笑里藏刀呢?就像自己厌恶的战场一样。呵呵。
  杰克带着奈布,介绍这庄园里的所有设施的历史,这个庄园历史悠久,有很多故事,但是奈布一个都记不住,他的注意力全在这个黑头发的男子身上,他身上的气息,温柔的伪装,他的笑容中总是有一种无奈,还有他看自己,和艾米丽小姐的眼神很像,那种只有看猎物才有的眼神。

  “看来奈布先生您不太喜欢历史呢。”在书房里,杰克拿着包装厚重却包装精致的红书本,温柔的笑着。
  “啊啊,抱歉,无意冒犯,毕竟我只是个佣兵而已。”奈布避开杰克的眼神,仓促的解释。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张,只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求生者而已。
  “嘛,我也是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些东西呢。”杰克放下书,走向奈布。
     “您是佣兵,那以前在军队待着吗?”杰克问到。
     “嗯,是啊”
     “军队不挺好的么,待遇优厚,那些军官可是过着无法比拟的优质生活啊。”
     “哼,优质生活,那种混蛋战争,死亡只是他们的红毯,所谓的正义,所谓的和平,只不过是一场场斗争之后的平静而已。优质的生活也只有那群该死的家伙有罢了。”
    “奈布先生,您不是非常喜欢战场呢。”
    “当然,不喜欢!”奈布用恶狠狠的眼睛转头盯着杰克,双手死死掐着凳子的椅背“准确来说,我恨战场!该死的!那只是站满血的棋盘而已,那些势利眼,把我们当做棋子,所谓的和平在他们眼里算什么!”
     杰克吃惊的看着这个披着披风的佣兵,他的绿色披风好像战场上伪装自我般灰暗,生气的表情,让杰克想起了那个人。烟雾里,那种眼神。
      “啊”,奈布回过神,“抱歉,杰克先生,不是针对你”
      “没关系,您喜欢的话,发泄出来何尝不是好事。”杰克微笑着,这让奈布有些不适应。
     两人走到大门前,月光和星辰,铺满深蓝色的天空。这种景色在城市里面是绝对不可能有的。
     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游戏,或许这里是个看景色的好地方。奈布转头看看杰克,眼睛里面映衬着星海。
     他的眼睛,远比这天空深邃呢。
    “emmmm,今天就这样吧,很抱歉让你受到惊吓。”
     “没关系的。”杰克维持着绅士的笑容
      “奈布先生希望和平吗?”
      “是啊,但是那里会有和平呢。。。”
      “那我们有共同之处呢。”
      “?”
     奈布疑惑着看着这个奇特的男人。有人竟然会对自己这个所谓幼稚的想法没有嘲笑和议论!
     “我希望的是平等呢,可惜,不管是那里,好像都没有呢。除了这里。”
     “和平和平等,本身就是一样东西呢。”奈布笑了笑,随后问到,“那么,明天你上场吗?”
     “不太清楚,可能吧。”杰克扭头“那么,祝你好运”
      “好运,我可不想看着你死呢,杰克先生。”
      奈布回到了房间,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想起过去。那片硝烟里,他。。。为了自己,挡下了最后的一枪,后来一切都不记得,之后自己倒在一片血泊中,全是尸体,自己抱着他,痛苦不堪。
     杰克,很像他,血红色的眼,黑色头发。明明两个人说好的,一起回去喝对方的喜酒,喜欢的姑娘们都在等着他们。最后呢,什么都没了。
      “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参加游戏呢。”

。。。~(*+﹏+*)~监管者分割线~(*+﹏+*)~。。。

    黑暗的地下室,到处都是布偶,傀儡,蛛丝。杰克不太想进去,这无法让他享受下一场游戏。
      “哟,杰克,你迟到了呢。”蜘蛛女,瓦尔莱塔,这个曾经的畸形秀演员,现在除了声音以外,没有任何美感。不过她好像乐在其中。
      “嘿嘿嘿,原来你也爱迟到,嘿嘿嘿”诡异的笑容,狰狞的表情,歧视的牺牲品,杰克多少有些同情小丑,也比较“关照”他。
    “好了,明天是谁,老规矩决定吧。”厂长,这个悲惨的男人,失去了全部记忆,不知道还是否有一些理性呢。
     “厂长,我来吧,杰克貌似没有心仪的猎物哦。”蜘蛛女诡异的笑着“明天不是有个新人么,吓吓他没什么问题吧。”
      杰克不悦,拿起自己的尖刀手套,对准蜘蛛的脖子
     “谁说我没有了,抢我的工作是么?”
     “啊啦啦,这么生气,看来很喜欢新人呢。”
     “那好,杰克,明天你去吧。”厂长一拍桌子,说到“散了。”
     “嘿嘿嘿,厂长最近心事很重呢。”
     “你少说几句吧小丑,我知道他在想什么”看着厂长背后别着的布偶,杰克叹了口气
     “不知道那个小姐认出来了吗?”
     带上面具,打算走到自己的房间,拿起放在屋里的玫瑰手杖。
      瓦尔莱特说过,这是她最喜欢的男人送她的,但是现在,不重要了。
    “奈布,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呢。好想再见你一面。”

。。。。╭(°A°`)╮游戏日分割线╭(°A°`)╮。。。。

    “那么,游戏要开始了”杰克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他要开始享受这场杀戮了,就像当年一样,鲜红的血才是他的兴奋剂。平等,只有在自然的追逐中才能拥有呢。
     “奈布,我来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这回的场地是红教堂,迷雾让杰克更容易隐藏。
        小可爱们,都在哪里呢?
    
      求生者这边,奈布正在寻找着监管者,按照任务分配,医生和律师修理电机,园丁拆狂欢之椅,自己行动灵活,去吸引监管者。
     “如果是那个剪刀手的话,一定小心。那个监管者会隐藏起来。你虽然知道他在附近,但你不知道他会从哪里出现。”律师在游戏之前给他这样解释过。
     “只希望今天不要遇到蜘蛛了。”艾米丽抱着自己,颤抖着说到。
     这个游戏里的监管者看来都很难解决呢。奈布按计划,快速的巡视着周围。心跳,呼吸,越来越快。
     监管者来了,但是他在哪儿?难道是杰克,一点影子也没有。心跳如此之快,他一定在附近。
     “delele,dele。。。”
     这个监管者,怎么还哼着小曲,好像他是享受这种游戏。等等,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 杰克飘到巡视的时候,找到了奈布。今天的他很是反常,他认真的观察着奈布。样貌,神情,都和那个人一摸一样,多的只是眉毛上的疤痕。
     难道,真的是你回来了吗?回到我身边了?
    
      奈布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,的确,按照计划他是吸引屠夫注意力的。但是这个屠夫怎么不现身。一直跟着
他,却没有攻击他,真是可怕!
     这种当猎物的感觉,这种被猎手盯着的感觉,一切都让人毛骨悚然。现在他只想让这死游戏赶快结束。
    
     现在还剩下两个密码机了。看来胜利在望而且自己一直没有被攻击。难道这个监管者打算放弃了吗?这一切进展的也过于顺利了。
     突然奈布的身上多了几道刀的划痕。他受到攻击了!而他的对手就是穿西装的面具剪刀手。
     原来这个家伙对自己这么有自信吗?不管了,赶快跑,可不能让我这个诱饵拖了别人后腿。
    “啊。。。可爱的你,不是应该投入我的怀抱么”
     可怕的想法,面对这个又瘦又高的监管者,面具让奈布无法看出他的表情,但是他确定这个监管者在享受这场游戏。他不能犹豫了,他得赶快跑。不管是板子还是翻墙还是躲起来一定得躲过他的视野。
     突然监管者又消失了,奈布只得在残垣断壁之间翻墙,转位。他听着密码解开的声音。他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。这只是雇主的委托。这个游戏无论奖励有多么丰厚,除了他拿的佣金以外,其他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     wuuuuuuuuu~
     太好了,大门开了,现在是时候想办法甩掉这个家伙了。
     奈布转到了另一块残垣断壁的地方。他想办法找到了一个柜门,躲到了柜子里面。
     只可惜,这里有一个监视器,杰克早就知道他藏在了什么地方。杰克温柔地打开了柜门。它轻轻的抱起了奈布。
     “抓到你了呢。。。”
     “是。。。是你吗?”奈布用惊讶的脸看着面前的这个监管者。这难道就是昨天那个温柔又礼貌的男人吗?
      “非常对不起,是我呢。”
      杰克把奈布抱到了狂欢之椅,将他缠绕在上面。
      奈布没有做任何的挣扎。他没有想到昨天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今天面临的监管者。他无法想像那样的一个男人,怎么会成为一个监管者。
     杰克又消失了,看样子他们三个都走了呢。
     奈布这样想的时候,律师来了,偷偷的从椅背旁边节着绳子。
     “你对我还有点用处,我可不希望你就在这局死掉。”
     忽然,四个刀痕,划破了律师的皮肤。
     杰克一直没有走,他只是蹲守在这里,他在等着。
     转眼看椅子的时候,奈布不见了。
     串通好一起救他了吗?
     “不可饶恕!不可饶恕!”杰克疯狂的喊着。
      小屋的,地下室里,医生救到了奈布。她正在准备治疗。
     “多谢了,艾米丽小姐。”
      “没事的,你放心。”一针药剂,奈布认为他马上就能走。
      “稍微等一等,等到律师发出信号再走。”
      “没想到。。。你们。。。还蛮靠谱的嘛。”
      “你现在稍微歇一会儿,马上就好。”
      奈布点点头,回想着刚刚的情景。那个声音很像他,很像杰克,但是怎么。。。
      头好晕。。。
      “头,是不是非常晕呢?”艾米丽转身,嘴角逐渐上扬,那种狰狞,奈布在那些可恶的势利眼军官哪里看到过。
     “艾米丽。。。你。。。”
     “你知不知道,丰厚的奖金,足够我东山再起。”艾米丽站起来,拿起绳子,慢慢的缠绕在佣兵的脖子上。
     “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挡我,任何东西。”
     可恶。。。
     “顺便告诉你吧,我亲爱的伍兹可能已经用她的稻草人在吸引杰克了。而里面装着的那个,人我不用说你知道吧”
     “克利切。。。么。。。”
     “而且现在那个笨蛋,律师,还以为赢了,我就可以给他一半的钱,还有我自己,他以为一切都是他的,现在正用他的乌龟速度逃跑呢。”
     “还有伍兹给你的那朵花。很抱歉的告诉你那朵花我做了手脚。伍兹很妒忌你,我吸引你的一切动作,让她都感到不安。我是她的天使,所以这种事情,他一定会帮我。尤其,你可以算是她的'情敌'了呢。”
     “可恶啊。。。。”
     奈布的脖子被勒的越来越紧,绳子深深的嵌在他的肉里,头也越来越晕。
     没有想到,明明快要赢的游戏,却又因为该死的利益。。。。咳。。。。
    
    奈布缓缓睁开了眼镜,艾米丽的尸体躺在那里,旁边,则是杰克。
    “你。。。。怎么。。。”
    “都因为这个小姐,真是的。明明还想放你一马。赢了,以后还是可以继续参加游戏的嘛。”
    咳。。。
    奈布根本没有力气,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杰克会在这里,他想问他好多事,但是说不出来。。。他很累。。 。
     “。。。走吧,你已经输了,回到庄园吧。”
     杰克温柔的抱起奈布,看着他的脸。
     他没有了原来嗜血的激情,他现在的眼里,只有这个满身神秘的人。他无法形容,这是什么感情。
     厂长从地下室走出来,看着地上的医生。
     “下次掌握着点儿力道,杰克,不然我们的游戏很难继续。”
     “嗯,好的,这个医生怎么处置?”
     “让瓦尔莱特看吧,顺便把律师交给小丑。园丁呢?”
      “藏在教堂了,要回到工厂吗?”
      “嗯。。。剩下你来吧。这个新人怎么样,是你的自由了。可惜呢,得等下一批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 杰克抱着佣兵,消失在一片黑暗中。

。。。(๑• . •๑)后续录分割线(๑• . •๑)。。。。

     在那个英国的城市里,奈布走在大街上,身在军队的他在等自己的好友,莱克。今天说好是带着他参军的。
    “嘿,奈布,我来了!”红色的眼镜,脏脏的头发,这个人总是这样。
    “我不明白了,这个小身材,你去参军。”
    “和你一起做事不是很开心么。”
     两人说说笑笑,进了楼里。。。。
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 战场上
     奈布在战壕中,原本是掩护前方攻击,但是看到对方,这种悬殊的实力,究竟为什么要开战?我所谓的平等呢?就是这样吗?我们不都给莱克这样的人机会有个归宿吗?为什么。
     突然,他看到原本在自己后面的炮兵团出来一发子弹。
     莱克中枪了。。。
     血。。。
     可恶,怎么会这样。。。
     莱克。。。
     子弹是从,友军哪里打来的?
     这。。。
     奈布瞬间失去了理智,他疯狂的杀戮着,脑子里面一片空白。。。
     “可恶啊!!!啊啊啊!!!”
      血泊中,他抱着奈布的尸体,痛哭着。。。
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要走,该死的,你这个家伙,什么和平,什么平等,我告诉你,有能力有权利才是平等!这次战役奖励如此丰厚,你不要,哼!你个榆木脑袋!”
      “莱克的遗体呢?”
      “实验室里呢,那种没爹没娘的破小孩,谁会要他的尸体。”
 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奈布慢慢苏醒过来,他看了看周围,想让自己精神一点,转头看到了守在床边的杰克。
     真像啊,不过那个孩子的头发是黑色的么。。。原来以为是脏的而已。。。
     他正准备伸手去摸杰克时,杰克睁开了眼睛,握住了他的手。
     “哇啊啊啊啊啊!”奈布被吓了一跳。
     “啊,抱歉,你终于醒了吗?头还晕吗?身上伤还疼吗?天哪我不该下手那么重的!”杰克慌慌张张的问这问那,让奈布觉得他很可爱。
      “放心吧,我好多了。”
      “那。。。那就好!我给你倒水。”
      杰克转身去桌子上倒水
      这个背影,很像。
      “莱克。。。”奈布轻生呼唤着。
      “哈哈,您还是不怎么请醒呢。我是杰克。虽然不知道哪个莱克是谁啦。”
      “这样吗。”奈布失望的低下头。
      “不过呢,我觉得以前还是见过您呢,佣兵先生。”
      “是吗?”奈布抬起头看着杰克。
      “不过现在我有些不爽啊。。。”
      “?!”
      “梦里面一直叫着别人的名字,真是过分。”
      “等等,你干嘛?!”佣兵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,他看到那种恐怖的享受猎物的表情,想逃,却也知道逃不掉。
     杰克到了床边,将手伸到奈布的脸上,用嘴唇亲吻着他,奈布无法拒绝,因为他,实在是太像莱克了,神情,动作,吃醋,简直就是一个人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 吻变得越来越深,奈布无法呼吸,但是,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好像,不讨厌。。。(伍兹小**的事情怕被禁就不写了,请主子们尽情想像😂😂😂还有,我支持奈布在下😁😁😁)
      “看来你是梦里的那个人呢。”杰克温柔的摸着奈布的脸。
     “梦吗?”
     “是啊,同一个梦。”杰克转身望着天花板,“一个很勇敢的人,他带着我,帮我打跑了那群种族歧视的不要脸小孩,一起去参加了军队,我穿着脏兮兮的衣服。”
     “或许,你就是他呢。”
     “不管了,反正现在,这一刻,你是我的。”
     “那看来我不用参加下一场了,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来这里是?”
      “为了找到你,从实验档案里,我猜测你可能会在这里,因为那个实验室,就是圣心医院。”
      “。。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会让你想起来的。可以吗?”
      “现在这样就好了。。。这样就好了。”

有参考一些短慢,所以有些情节可能有些一样,毕竟只是即兴想写的😂😂😂大佬们放过我,我只是写着玩玩。喜欢的点个赞哦
内啥有错字一定说啊,不然好尬好尬的
有什么建议也可以提一提的,多谢大家了😜😜😜

这句话,别人可能会笑吧,但我哭了

哔哩哔哩上看的一个广告
内容差不多,可能话不一样

女孩在网上写“我想找到我的动脉,割断它,我就不痛苦了。”
所有人对她冷嘲热讽
“引关注吧”
“想死直接跳楼,还找动脉”一类的
有一个人却写“我知道在哪儿”
女孩认真的等这个人回复
“把脉动倒过来写就好了😊”
女孩哭了
笑着哭的

我也哭了
很久
很久
不知道为什么
止不住。

谢谢那些陌生人
相信我们的自作多情
生活在难
谢谢你们
温暖的陌生人